Zelda

【盾冬】Sweet Stripper(中篇)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你喝光至少一半的酒,发了五分钟酒疯,接着拿着证件的罗杰斯警官走了进来并很有礼貌地请我们先离开,因为他们要办案,也就是这个时候……” 


(上篇)








尊敬的罗杰斯警官:


在我们分开的二十四个小时里你过得还好吗?我真诚地希望你一切都好。


很抱歉我又吐了你一身(而且是整整四次),真的很抱歉,我不该把手伸进你的裤裆并毫无修养与仁慈可言地揉捏了你的……,很抱歉我试图扒光你的衣服因为我以为你是娜塔莎请来的英俊得不可思议而且非常不敬业的脱衣·舞……很抱歉我强吻了你,很抱歉我找不到最好的办法弥补一切,如果你发现了我是谁并立刻撕碎这封道歉信,我完全理解。


我很抱歉我在喝断片之后暂时失去了记忆,并不是因为我想回忆起那是什么感觉,好吧,实话是我有一点点想要回味那个过程——不,我的意思是,回忆。我只是无法想象你的心情,当你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睡觉、全副武装只为了保证纽约市民的安全,某个不识相的傻瓜却把你当成一个脱衣·舞男(还是不称职的那种),写到这里,我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罪大恶极,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初·犯,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我不敢奢望你的原谅,但如果你愿意,也许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我保证不会再吐出来。


最后,非常感谢你没有掏出枪而是报了警,我理应被关起来,我再也不喝酒了,我发誓。


                      非常抱歉的,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巴基深吸一口气,反复检查错字(毕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写过信了),然后拨通了娜塔莎的电话。


“……非常抱歉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你觉得怎么样?先不要评论我朗读的语调和节奏,罗杰斯警官只需要看到信上的字。他会被我打动吗?他会答应我的邀请吗?他会……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说过即使你要结婚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娜塔莎,你都忘了吗?你不能因为我让一个英俊正直的警官报警而放弃我这个朋友,因为我很肯定这对你来说是加分项。”


“拜托,说句话,随便说点什么……还是说你认为罗杰斯警官的反应也会是这样?”


“我想请他喝咖啡,我想道歉,我想和他待在一起,上帝啊我已经想着他一整天了!”


“我很肯定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如果换成别人,我可能……我不知道,至少别人会把十分钟内连续吐了四次的我推开,但罗杰斯警官没有。”


“你见过最糟糕的我,娜塔莎,别丢下我,我知道你不会的。”


“娜塔莎?至少让我听到你的呼吸——娜塔莎?!”


巴基气鼓鼓地拿开手机,然后发现娜塔莎早在十分钟前挂断了电话,如果他估计得没错,娜塔莎甚至没撑过“尊敬的罗杰斯警官”。


他不死心,在十分钟内给娜塔莎打了二十个电话。


“操你的詹姆斯,现在是操·蛋的早上八点!”


“我知道现在距离你起床还有十个小时,但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我给罗杰斯警官写了一封道歉信,手写的,现在我们都知道手写信确实存在,重点是,我不确定我是否做对了——我的道歉信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单词有可能会害我再次回到监狱,娜塔莎。”


“我只有一个问题。”


娜塔莎听上去在咬牙切齿。


“当然,问吧……亲爱的。”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了、男人?!”


噢……这可真是个好问题,犀利、准确,让人无法回答。


娜塔莎又一次狠心挂断了电话,巴基先是愣住,然后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揉搓道歉信的边缘并惊恐、快乐又无助地意识到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他喜欢上了男人,在身穿制服的罗杰斯警官走进那扇门的瞬间。


 



 


照理说他真的不应该在警局周围晃荡,对于一个刚被保释的人来说,这很危险。但这是罗杰斯警官工作的警局,那让他无所畏惧。


好吧,“无所畏惧”不是一个准确的词,准确来说应该是“别无选择”。


现在是午餐时间,巴基猜想罗杰斯警官会离开警局到附近的餐厅解决午餐,如果他不是那种完美无瑕、永远不停止工作机器人。说到完美,也许罗杰斯警官真的是机器人,还是那种会脸红的高级机器人。噢……他可真想念红着脸的罗杰斯警官,还有那双躲闪的蓝眼睛。


“嘿!你不就是那个让史蒂夫报警的变态吗?”


巴基被突如其来的合理指控吓得心跳骤停,他转头,只见一个身穿制服的黑人警官,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脸痞笑,而他心心念念的罗杰斯警官就站在黑人警官身旁,用那双深邃迷人的蓝眼睛注视着他。


“别在意,巴恩斯先生,山姆只是在开玩笑。”


上帝啊,在他对罗杰斯警官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罗杰斯警官还愿意叫他“巴恩斯先生”,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完美的男人。


“对于一个刚刚被保释的人来说,你离警局实在太近了,亲爱的。”


“我来找……”巴基深吸一口气,“我是来找罗杰斯警官的。”


黑人警官一愣,然后爆发出爆米花式的大笑,差点笑岔了气。他豪爽地拍着罗杰斯警官的肩膀,说话时像是在饶舌,“我告诉过你,史蒂夫,骚扰只有第一次和第无数次的区别。”


“不是这样的,我是来道歉的……”


巴基感到无比的委屈和气恼,把捏在手里的早已变得皱巴巴的道歉信塞进罗杰斯警官的怀里,匆匆说了一句“我很抱歉”然后狼狈地跑开,他当然想要有尊严地离开,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也许尊严是那些没有让警官报警的人才能拥有的,也就是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


在一声突兀而刺耳的鸣笛声响起的下一秒,他本想远离的金发警官像是使用了瞬移能力一般出现在他身后并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而他在惯性的美好作用下狠狠砸进了罗杰斯警官的怀里。


他们对视,那双蓝眼睛和持续十分钟的狂奔让他的心脏跳得厉害。


罗杰斯警官一路追了过来,为了他,巴基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切,直到他看到罗杰斯警官手里的道歉信,惊恐地意识到他也许应该用医学术语代替那些省略号和儿童涂鸦。


“你差点闯了红灯,巴恩斯先生。”


噢不,不不不,他又一次做错了事而罗杰斯警官又一次把他抓个正着。


“别紧张,我的意思是,你可能会被车撞到。”


如果“被车撞到”并不违法,那么罗杰斯警官真的在关心他。


等等,等一等,罗杰斯警官在关心他!


上帝啊,罗杰斯警官关心他,在他把他当成脱衣·舞男、差点当众扒了他的衣服并连续吐了他一身五次之后?


是的!


巴基感到无法呼吸,“我……你……你刚才一直追在我后面?”


“是的,尽管我想要立刻赶到你身边,我依然需要在马路上狂奔十分钟。”


“可是……为什么?”


“因为我很担心你,而且你没告诉我在咖啡厅见面的时间。”


“等等,你真的愿意?”


“当然,但如果你只是说说也没关系。”


巴基忍不住怀疑这是他被一辆货车碾过之后产生的幻觉,因为罗杰斯警官完美得不真实,还有他们此刻靠得实在太近了。其实可以再近一点。


他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变态和坏人要讨厌警察,也许他们只是没有遇见罗杰斯警官。


罗杰斯警官理应是所有人的梦中情人。


“我还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巴基当然不介意,他甚至计划好了从这里到最近的教堂的最短路线,同时想好了他们领养的三个男孩和两个女孩的名字。


 



 


巴基发誓他这一次保持清醒,他深吸一口气,往他的第九杯黑咖啡里加了三颗方糖然后一饮而尽。


“你还好吗,巴恩斯先生?”


罗杰斯警官看上去非常担忧并无可救药的英俊。


“巴基,请这么叫我。”


“好的。”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警官?”


“叫我史蒂夫就好。”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史蒂夫?”


叫出“史蒂夫”的瞬间那种兴奋、刺激和中了乐透的狂热又涌了起来,巴基不得不再点两杯黑咖啡。这一次他要忍住加糖的冲动。


“当然。”


“你喷了古龙水吗?”


“当然没有。”


于是巴基不得不一口喝光他的第十杯黑咖啡,没有加糖的那种,他现在闻起来就像满满一桶的黑咖啡。


“你已经喝了十杯咖啡了……巴基。”


“我发誓我不会吐出来。”


巴基知道他有前·科,二十八小时前他在罗杰斯警官说会原谅的时候吐得昏天黑地,第一次是因为他忍不住了,第二次是因为他被自己吐出来的东西恶心到了,第三次是因为他发现他又吐了罗杰斯警官一身,第四次是因为他想起娜塔莎说的话。而在那短暂又无比漫长的十分钟时间里,罗杰斯警官,也就是他的史蒂夫对他不离不弃,虽然那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抓得太紧而史蒂夫无法挣脱。


“我只是担心你会不舒服。”


巴基确实很不舒服,他的胃里翻江倒海,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成为完美史蒂夫的男朋友。


“我很好……”


瞧瞧他堕落到什么程度,先是对一个正直善良的警官做出那样可怕的事情,然后差点闯了红灯,而现在他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当着史蒂夫的面撒谎了。


“那就好,你不需要再道歉了,巴基。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为什么?”


“我不知道,”史蒂夫似乎没预料到这个问题,一下子红了脸,然后露出腼腆而迷人的笑,“只是我的直觉。”


冷静,巴恩斯,现在单膝下跪求婚的话你一定会被扔进局子里的!


但如果只是隐晦又得体地求问他们之间的可能性,他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不被扔进去,也就是说……值得一试!是的,他只需要直视那双让他需要喝十杯黑咖啡才能保持清醒的蓝眼睛然后问这个英俊而正直得一塌糊涂的警官,如果他们的初遇没有那么糟糕,他是否有机会成为他的男朋友并在一个星期后穿着得体而合身的黑西装走进教堂,亲耳听到他说“我愿意成为巴基·巴恩斯的丈夫”。


“噢,既然你在这里,我有东西要还给你。”


看着史蒂夫把手伸进制服的口袋,巴基突然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但史蒂夫最终掏出的既不是枪也不是手铐,而是一张皱巴巴的一百美金纸币。


“我努力将它复原,但……”


巴基皱着眉接过那张纸币,“这是我弄丢的?”


“算是吧……”


史蒂夫的脸再一次红得不像样,那种不祥的预感疯狂冒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你……”


“我什么?”


“你当时……”


“我到底做了什么?!”


巴基崩溃地问出这个他发誓再也不说出口的问题。


史蒂夫委屈又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你把这张纸币塞进我的内裤,因为你以为我是……我努力阻止了之前的十张,但这张实在塞得太深了,我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


巴基瞪着他手里的纸币,它皱起来的程度生动形象地说明了当时的战况多么惨烈以及坚贞不屈的史蒂夫曾经为了自己的清白反抗得那般用力,而他唯一做对的就是选对了面值——噢,那对又窄又翘的屁股蛋完全值得这个数,应该说不止这个数。


两秒钟后巴基深刻而清醒地意识到他这辈子都没办法成为史蒂夫的男朋友,甚至只是朋友,他没有机会,因为他不仅将史蒂夫的屁股明码标价还留下了一张皱巴巴但足够致命的“证据”。


史蒂夫不会对他说“我愿意成为你的丈夫”,史蒂夫唯一会说的是“你有权利保持沉默,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所说的一切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TBC


希望大家不要打我,这是喜剧,疯狂的爆笑爱情故事(爱情的部分真的很难说哈哈哈哈哈巴基真的太过分了!史蒂夫委屈!)


感谢大家的支持~收到了很多鼓励和爱,所以中篇很快写了出来!我很容易满足(我尽量)。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合集本正在印,淘宝说下周一才能发货,很显然印厂也放了端午节的假_(:з」∠)_,要改地址的敲淘宝哦)


最近更新了隐姓埋名(第十三章)(有令人欣慰的转折)还有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四发)&Sober(连载四)~


写作业去,然后回评论,大家晚安安❤

评论

热度(1324)